欢迎进入:宜健养生行业平台
当前浏览的位置是: 首页 产业经济 后疫情时代:应加快培育健康经济新动能

后疫情时代:应加快培育健康经济新动能

来源: 人气:0


  编者按


  健康产业被称为“永远的朝阳产业”,健康经济是经济发展的一种高级形态,是传统经济升级版,也是经济发展的新动能。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直接影响不只是刺激健康消费,更可能让中国健康产业和事业提前推进5-10年。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如果不以战略的眼光应对和化解公共健康风险,病毒随时可能来袭,历史还有可能重现。但若我们做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补齐健康维护领域短板,大力发展健康经济,夯实物质基础,就能以不变应万变。


  综 述


  疫后应加快培育健康经济新动能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周雪松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健康事业快速发展,覆盖城乡居民的公共卫生体系和服务网络基本建立,人群健康管理也取得了较大成绩。但是当前慢性病尚未得到有效遏制,食品药品安全事件不时发生,人与生态系统的发展不协调,精神和心理问题快速攀升,使我国公共卫生体系正面临严峻挑战。虽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取得成效。但是这场公共卫生灾难,暴露出我国传染病防治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能力的不足、法律的不完善以及机制体制的不畅通。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其中既有管理层面的问题,也有供给层面的问题。本次疫情应对在多方面存在不足,包括战略规划、资源投入、机构协调、人才培养等。有专家建议改革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建立一套更为完善的系统从而保障公众健康,提高全民健康水平与生命质量。这是很好的建议。而从经济层面思考,则有必要搞好顶层设计,做大做强健康产业,让健康经济成为推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引擎非常重要且迫在眉睫。


  当前,中国已进入中高收入国家行列,人民群众对医疗健康的需求日益增长,但与发达国家相比,健康领域的供给能力明显不足。以武汉为例,这次疫情就充分暴露了健康维护领域短板。近年来,武汉市发展迅猛,高楼大厦纷纷拔地而起,人口也迅猛增长,无论是人口规模还是经济体量,武汉均已跻身新一线城市行列。疫情突然来袭,让这座城市的医疗资源捉襟见肘,健康保障能力与水平不足显露无遗,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亟待补齐短板。


  事实上,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众多企业早已看到健康产业的巨大商机。有统计显示,《财富》50强公司有84%涉足医疗,包括科技公司、电信公司和金融服务公司等。2018年,我国健康产业融资总额达到825.85亿元,与2017年相比增速高达78.64%,2019年国内健康产业投融资金额达1649亿元,较2018年增长27.57%。近年来健康产业一直受到投资者青睐,但无论是投资规模还是投资结构都存在严重不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还没有根本解决。


  在后疫情时代,健康产业有望迎来黄金时期,健康经济也有望成为中国发展新动能,这不仅是这次疫情本身的推动,更是中国的国情使然。中国是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健康需求巨大。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70%的人处于亚健康状态,且中国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老龄人口已达2.5亿左右。人口老龄化加剧的同时,慢性病的巨大挑战也摆在面前。中国慢性病确诊患者已达2.6亿,因慢性病而引起的疾病负担也占到整个疾病负担的70%左右。然而,慢性病是可防、可控的。较早地重视居民健康维护与管理,倡导并落实健康的生活方式与发展模式,促进健康事业“以治病为中心”向“以人民健康为中心”彻底扭转十分紧迫。


  要彻底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就必须大力发展健康经济,核心是增加供给,扶持并壮大健康产业。2013年,中国健康服务业仅占GDP的5%左右,而美国2009年已达17.6%。近年来,中国也非常重视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2020年将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提高到67元,但仍然不是很高,对疾病预防系统投入不足、结构不够合理,公共卫生与防疫基础设施、运营体系、专业人才培养等层面的投入仍较低,缺乏对投入产出科学的评估。2013年出台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力争到2020年,基本建立覆盖全生命周期、内涵丰富、结构合理的健康服务业体系,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权威部门预测,到2030年有望达到16万亿元。从实际情况看,目前可能并没有达到8万亿元的规模,甚至可能还差得比较远,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看好健康产业的巨大发展潜力。


  相对于健康产业,健康经济无论是内涵还是外延都要大得多。健康经济是以保障和促进经济健康为目标、以维护生命健康为导向进行资源配置的一种新型经济发展模式。特别是先后经历非典和新冠肺炎疫情之后,我们需要全面思考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必须重视经济社会发展的健康指数,要在保证基本医疗卫生需求的基础上,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多元化的健康需求。


  发展健康经济,一方面需要我们探索并坚持更为健康和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做好顶层设计;另一方面需要我们构建并夯实更为健康和安全的生产生活环境,奠定坚实的产业及物质基础。这种发展模式要求经济发展规模和增长速度不能超出环境和资源承载能力,实现绿色发展;要求生产要素优化配置和高效利用,实现集约发展;要求经济结构合理协调、发展成果全民共享,实现平衡发展。经济运行必须以不损害人的生命健康为底线,以保障生命安全、提高健康水平为原则,充分考虑发展的资源显性成本和健康隐性代价,实现生产过程、市场流通、产品服务和消费处置的全程健康,践行以人为本。


  面对这样十万亿级乃至更大的市场,我们不能懈怠,必须实施好健康中国行动,努力提升全民健康素质。在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突出健康目标,在公共政策制定实施中向健康倾斜,在财政投入上着力保障健康需求。通过政府市场协同发力,促进健康产业创新发展。当务之急,要加大投入以弥补健康领域短板,建立健全政策法规,大力推动健康产业、绿色产业、人工智能等产业发展的同时,实现关联产业的跨界融合。此外,还要深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加快健康示范城市与示范乡村等建设,只有做大健康经济蛋糕,才能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健康获得感、幸福感和生活质量。


  观 察


  推广“健康+”模式 做大做强健康产业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周雪松


  健康经济是经济发展的一种高级形态,是传统经济升级版。而健康产业则是健康经济的基石。


  健康产业是辐射面广、吸纳就业人数多、拉动消费作用大的复合型产业,具有拉动内需增长和保障改善民生的重要功能,天然具有成为支柱产业的发展潜质。究其原因,还因为健康乃是人类生存发展的基础,也是每个人的追求。对于每个人而言,失去了健康,很快就可能失去一切!健康有多么重要,健康产业的发展就有多么重要。


  伴随着健康经济越来越成为发展的根本要求,人们也需要重新审视健康产业。狭义上的健康产业,是指与人类健康直接相关的生产和服务领域的行业,其中既包括医疗服务、药品、医疗器械、健康理疗、康复调理、美容化妆等医疗或非医疗产业,也包括以保健食品、功能性饮品、健康用品产销为主体的传统保健品产业,以及健康教育、健康养老与健康管理等产业。广义上的健康产业,类似所谓“大健康产业”,是所有直接或间接有益于人类健康的各种产业的总称,包括人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从一个“受精卵”到“临终关怀”的呵护,涵盖人的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维护。由此带来的“健康农业”“健康工业”“健康服务业”都是广义的健康产业。它是一个产业发展的集合概念,不仅包括传统的以卫生医疗为核心的健康服务产业,还涉及国民经济一二三产业中多个部门。“健康+”传统产业的模式都属于这样一个范畴,包括“健康+农业”“健康+工业”“健康+服务业”三大类型。为健康提供支持的金融、体育、娱乐、互联网都可以成为“健康+”大家庭成员,并可能派生出新兴业态。此外,提供优良生态环境的公益事业和以此为基础的医养结合养生服务业、生态休闲旅游业等也包含其中。随着“健康+制造”“健康+服务”的发展,健康产业涉及的领域会越来越广,体量非常之大,是现代经济体重要支柱性产业。


  值得关注的是,科技不断进步,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可穿戴设备以及数字化技术等发展迅速,各个产业门类之间的边界日益模糊,跨界融合日益普遍,健康产业会不断膨胀,不健康的产业和不健康的经济发展模式必将被淘汰,健康经济必将成为主流的经济形态,从而为人类健康与可持续发展提供强有力支撑。


  以房地产业发展为例,传统房地产业就是开发商买地、卖房,盖楼交给建筑商,只要盖出来的房子结实就是好产品。然而随着人们对健康、节能环保、智能、舒适度等的追求越来越高,人口老龄化程度越来越重,房地产行业正在发生着显著变化,被动房、新风系统、智能家电和家庭机器人会逐渐普及,建筑工业化也在快速发展,盖房子就像生产家电一样,客户越来越会要求产品必须节能和健康,要能抗雾霾甚至抗病毒。与此同时,随着医养结合日益紧密,赋予更多健康功能的医养地产日益受到欢迎,开发商不仅自己盖房子,还提供养老、医疗、健康、保险以及休闲度假等服务,还可能包括投资理财,现在有的开发商已经大举投资健康产业,有的正在转型为美好生活服务商,未来甚至可能卖房将不是主要业务,可以给客户提供从“受精卵”到“临终关怀”一条龙健康解决方案,全生命周期服务,有的还可能延续到墓地维护。这是一种什么概念,单纯就“健康+房地产”而言,就可能很快超过二三十万亿元规模,是传统房地产行业规模两三倍以上。


  “健康+”模式可以复制到很多行业。要做大做强健康产业,可以将传统产业进行“健康+”改造,这也是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一种办法。无论农业还是工业领域,都可以这样操作。产品更健康,更节能环保,更加智能化,响应更及时,服务更周到,企业的竞争力自然就会提高。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可能让中国健康产业和事业提前推进5-10年,可以说是“危”中有机”。要做大做强健康产业,需要一整套完善的制度和更加严格的健康标准。比如针对农产品、食品、水环境、空气质量、自来水、饮料等,以及生产与工业污染物排放,可与国外最高标准对标,建立严格的审查检查制度,这样可以有效提升行业国际竞争力。除了这些之外,改革并完善医疗保险制度,加大财政健康支出力度,鼓励投资兴办各类健康市场主体,扩大高等院校和中等职业院校健康类专业招生规模,解决医疗服务等供给不足和资源分配不均衡问题,全面落实家庭医生责任制,这些举措都可以有效促进健康产业做大做强。

观 点

均衡资源配置 健全“健康守门人”机制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周雪松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中国高度重视,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疫情防控取得了显著成效。实际上,年轻人多不太重视健康,所以进入中老年阶段身体堪忧,这次疫情被病毒击倒的也大多是老人。


  为此,老龄社会30人论坛2020年度轮值主席、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最近组织“人口、老龄社会与疫情应对”主题网上论坛,聚焦疫情防控与老年健康。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受邀参会并采访了出席会议的主要专家。原新表示,由于疫情的出现和防控措施的实施,今年春运的累计旅客发送量只是预计规模的一半。而湖北省是劳动力输出大省,武汉市是劳动力输入大市,武汉封城前的春运返乡流以及随后的控制人口流动,对于阻止疫情扩散具有一定的影响。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封进表示,这次疫情感染的60岁以上老人大概占了80%,有基础性疾病的老人致死率高。从国外情况来看也是如此,年龄越高致死率也越高,原因是老年人免疫力或者抗病毒能力非常脆弱。所以,现在老年健康管理非常严峻。


  封进基于疫情暴露的医疗体系短板和脆弱环节,提出了均衡配置医疗资源和建立健全健康守门人机制的观点。封进说,“医疗资源挤兑”是这次疫情当中出现的新现象,原来挤兑只在银行业听说过,民众都跑到大医院就诊排队造成恐慌,跟银行挤兑一样,医院没有那么多的能力来应对这么多的病人。这样使得本该急需得到治疗的病人没有及时得到治疗。


  “在2005年的时候,大概28.6%的人到三级医院看门诊,到2018年增加到51.8%,相应二级医院、一级医院、社区占比是萎缩的,证明长期以来不管是资源也好,还是人员也好,实际上好的设备、医生都是往三级医院跑。”封进说,医疗资源挤兑带来的问题在这次疫情当中非常明显,第一,等待时间很长,容易引发交叉感染,加重病情。第二,有些人并不是感染了新冠肺炎,就是普通感冒,也因为恐慌占用资源,一开始跑到大医院的人大多数还不是新冠肺炎,这样使得真正需要资源的人,病情得不到及时治疗就拖延了。另外还有一些情况,有些人不去看病,知道医院也要排六七个小时,他们有可能是真正需要看病的人,这样就会造成传染源。还有医生负荷很重,造成医生自身感染率上升,医生也是人,这么疲劳长时间紧张的工作,免疫系统也会崩溃。这次我们有非常大的一个教训,医务人员损失很大,也非常令人痛心。


  封进指出,资源向大医院集中,还使得基层医疗薄弱。长期以来我们重治疗、轻预防,健康管理最不受重视,没有一个明确的部门负责健康管理。世界上健康管理主要就是控制慢性病,以社区和全科医生为主导,中国一般医生不愿意做全科医生。为什么说要建立守门人制度?这次疫情做得比较好的像新加坡,还有台湾地区,都是以全科医生为主要健康维护的国家和地区。从全世界来看,全科医生守门人制度做得越好的国家,相对人均预期寿命长,医疗费用低。美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要就是为老人和低收入人群服务,社区建立医疗中心的地方,50岁以上人死亡率比没有建的地方低5%-13%,药费也比之前下降1/3。这次疫情以后要反思,在武汉,社区一开始没有发热门诊,帮不上忙,所以后来下文,社区医院开始建发热门诊,才开始发挥社区力量,有人戏言当时比较辛酸,苦笑说他们搞了好多年的分级诊疗没有搞起来,武汉一个月把它建起来了,这是在疫情下迫不得已做起来的。未来分级诊疗还需要反思,要从激励机制上下功夫。


  封进认为,健康守门人机制可以分流三级医院的病人,激励家庭医生为签约人做好健康维护,就是治未病,不要等生病才治病。从别的国家来看,全科医生工资比专科医生工资高,这是普遍现象,包括我们国家台湾地区也是这样的,台湾地区全科医生工资是专科医生两倍,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他们全科医生工资是社会平均工资的4倍,我们国家全科医生大概工资跟社平工资相当,全科医生只占所有医生的6%,英国要占到28%,加拿大占48%。所以我们国家全科医生没有经济地位、社会地位,没有人愿意做,更不要说优秀人才做。大家现在都是抢着看病,而没有想到做健康维护。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人民群众的健康是建立在一定经济基础和健全的制度之上的。春运、新冠肺炎疫情、规模举世罕见的人口流动、人口老龄化、二元体制下的城乡差距以及农村相对较弱的疫情传播,构成了这次疫情的经济社会背景。关于病毒有可能来自农村的偷猎并贩卖野生动物行为的传言,原新表示,病毒到底来自什么地方,到现在也没有明确的答案,有待于进一步确认,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说病毒是来自于农村。一切形式的野生动物交易已经被法律明确禁止,特别是在今天强调生态保护的情况之下,除了法律的执行以外,加强对贫困地区精准扶贫、宣传教育等,改变长期以来延续的传统习惯,也是非常重要的。


  原新认为,大城市应该敞开怀抱,接纳流动人口,流动人口市民化和社会融入能够做得更好一点,更快一些,让大规模的流动人口变成城市人,这样城市福利、教育、就业、住房等一系列政策能够一视同仁覆盖到他们,这样才是真正城市化的过程。如果这个过程顺利实现了,春运压力就会自然而然地减轻,相应地引起突发事件的风险也就会减小。

主 编丨毛晶慧 编 辑丨蒋 帅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友情链接 更多>>
电话:010-12345678 ICP备案:豫ICP备17014724号-2 站长统计
免责声明:本网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本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误证责任。